以合伙企業名義對外擔保要承擔法律責任

 

以合伙企業名義對外擔保要承擔法律責任

 

案情簡介:

20081128日,劉某、王某夫婦向丁某借款8萬元,并出具了借條。同時,劉某、王某夫婦還向丁某出具了借款保證書一份,上面有擔保人磚瓦廠負責人黃某的簽字。20081218日,磚瓦廠的負責人黃某在丁某的一再要求下,又向其出具承諾書一份,承諾到時劉某、王某的借款未及時歸還由磚瓦廠承擔擔保責任,并加蓋了磚瓦廠的印章。借款到期后,丁某向劉某、王某夫婦多次催要借款本金及利息,但劉某、王某一直拖欠不還。

案發后查明,擔保人磚瓦廠為合伙型企業。根據工商登記,該企業原合伙人為本案被告劉某、王某夫婦,自200811月起合伙人變更為黃某、陳某二人,黃某為企業負責人。案發后還查明,陳某對黃某以合伙企業的名義為劉某夫婦借款提供擔保一事并不知情。

20095月,丁某一紙訴狀將主債務人劉某、王某夫婦及磚瓦廠、黃某、陳某一并告上法庭。

 

法院判決:

法院審理后認為,原告丁某與被告劉某、王某間的借貸關系合法、有效。根據我國《合伙企業法》的規定,磚瓦廠合伙組織負責人黃某在未經全體合伙人同意的情況下,為二原告借款提供擔保,該行為盡管不符合法律規定,有損其他合伙人的利益,但不影響擔保行為對善意第三人的效力。合伙人對法律規定必須經全體合伙人同意才能執行的事項,擅自處理,給合伙企業或者其他合伙人造成損失的,應另行承擔賠償責任。因而,本案不僅被告黃某以個人名義提供的擔保合法有效,而且黃某以企業名義提供的擔保亦有效。被告黃某、磚瓦廠應直接承擔擔保責任,被告陳某則應對磚瓦廠財產不足清償部分承擔無限連帶清償責任。被告黃某、磚瓦廠、陳某承擔擔保責任后,有權向劉某夫婦追償。被告磚瓦廠、陳某對其損失,亦可向被告黃某尋求賠償。遂依有關規定,作出了前述判決。一審判決后,各被告未上訴。

 

宋峰翔律師點評:

合伙企業是指依法設立的由各合伙人訂立合伙協議,共同出資、合伙經營、共享收益、共擔風險,并對合伙企業債務承擔無限連帶責任的營利性組織。合伙企業可以由全體合伙人共同執行合伙企業事務,也可以由合伙協議約定或者全體合伙人決定,委托一名或者數名合伙人執行合伙企業事務。執行合伙企業事務的合伙人,對外代表合伙企業,其執行企業事務所產生的收益歸全體合伙人,所產生的虧損或者民事責任,由全體合伙人承擔。當然,合伙企業的重大事項應當經過全體合伙人同意。

《合伙企業法》第31條規定,以合伙企業名義為他人提供擔保,必須經全體合伙人同意。那么,合伙組織執行人在全體合伙人未取得一致意見的情況下,擅作主張提供的擔保是否對內、對外都無效呢?《合伙企業法》第38條規定:“合伙企業對合伙人執行合伙企業事務以及對外代表合伙企業權利的限制,不得對抗不知情的善意第三人”。該法第69條同時規定:“合伙人對本法規定或者合伙協議約定必須經全體合伙人同意始得執行的事務,擅自處理,給合伙企業或者其他合伙人造成損失的,依法承擔賠償責任。”這兩個法律條文,實質上明確規定了合伙負責人擅自以企業名義對外擔保的內、外效力區別。只要第三人主觀上是善意的,執行人的擅自擔保行為對外仍然有效,其他合伙人亦應為此對外承擔法律責任。但該擔保行為在合伙人內部并不產生法律效力,應認定無效,合伙企業及其他合伙人對外承擔責任后,有權要求負責人予以賠償。

 

既然不對抗善意第三人,其他合伙人就應按一定程序對擔保債權人承擔法律責任。《合伙企業法》第39條同時規定:"合伙企業對其債務,應先以其全部財產清償。合伙企業財產不足以清償到期債務的,各合伙人應當承擔無限連帶責任。"因此,與以個人身份直接提供擔保不同,合伙人只在企業財產不足清償時,承擔補充責任。

本案中,原告丁某在出借資金時要求提供擔保符合正常的社會心態。磚瓦廠出具的擔保手續齊全,表面上并無瑕疵,丁某作為第三人接受該擔保,主觀上是善意的,應認定擔保行為對外合法有效。盡管被告陳某對被告黃某擅自以企業名義作出的擔保行為并不知情,其仍應在企業財產不足時部分承擔無限連帶責任。在承擔責任后,陳某既可向主債務人劉某、王某夫婦追償,亦可要求黃某賠償。

 

版權所有?2018-2998 湖北法之星律師事務所 地址:荊門市象山大道東方廣場A座15F

鄂公網安備42080202000190 ICP備案號:鄂ICP備17010251號 技術支持:金鍵盤網絡公司

甘肃快三的走势图